收藏到:
  • 您的位置: 日志首页 > 伤感日记 > 心情日记 > 湖城夜话·惊魂记【1】

    湖城夜话·惊魂记【1】

    作者: 吴博士 作者QQ: 时间: 2018-03-13 22:42阅读: 我要投稿

    就在中国湖城市郊的康岭街道上,有个男孩正骑着一辆摩托车急速的穿梭在黑夜的街道上。

    这个男孩他是个孤儿,他爹就在他刚刚出世的那年遇车祸身亡,他娘也抛弃了他和她的情人私奔去了,是他爷爷奶奶两养育着他长大,也随意取名叫弃儿,因为老人的生活比较贫困,弃儿跟着爷爷奶奶又总是吃不饱也穿不暖,但也勉强被送进了小学读书。

    在学校里同龄的孩子又总是在欺负他取笑着他,“这是熊样还是狗样啊,真难看。”

    “哎,你们看,他真的气到了。”

    “噢,还真是 ,脸都变绿了。”

    “哎哟,好像是饿的那样子,好吓人啊。”这女孩说完将吃剩下的面包扔在弃儿的脚下。

    “吃啊,丑八怪。”这男孩搂着两女孩肩膀看着弃儿嘲笑着。

    弃儿紧纂着拳头,真恨不得将眼前的几个狗男女打成肉馅扔进粪坑里。

    但弃儿已经习惯了忍让和野性的生活,这时候却忍住了这种羞辱。

    在心里上留下将来非找个机会让这群人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掉。

    他那种从小受人欺凌有没人管束的日子直到十二岁被人领养了也就终止了他的自由,心态才有所好转,他很是叛逆也很是记恨身旁所有的人。

    当弃儿又将一个女孩连谎带骗到荒山,又将她勒死扔进深潭,弃儿整个人像发疯了一样双手抱着头痛哭,“我不是这样的人,我怎么会这样?我不是故意的?”一连串问题又在袭击他的脑门,冲击着他的每根神经,四周仿佛还有人在催促他,“你去死吧,你这个脏小孩,丑八怪…”

    但过后,弃儿又站起来揉着血红的双眼,坚强的再次调整内心的伤痛,走下荒山,骑着摩托车又回到养育他的那家人身边,又变回乖巧温顺的小男孩。

    他养母林香见弃儿回来就问:“杨齐,你放学了还跑哪儿去玩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妈,我和朋友有点事,所以才晚了。”

    “快来吃饭,妈刚给热的,下次别再这么晚了,齐儿。”

    “嗯,谢谢妈妈。”杨齐应着就拿开桌上的盖子:“妈,这饭真香。”

    “好孩子,是饿了吧,你慢慢吃啊,别噎着。”林香非常喜欢这孩子,从十二岁年那领过来已经五个年头了。

    那年出了场车祸,杨齐他妈当时就抛下老人和孩子不管去和情人跑了,林香从邻居那儿知道这事后就和老杨商量:“老杨,没给你生个一儿半女的,咱们还是去带养一个男孩子吧?”

    老杨也是个知识分子,为人很随和,年轻时娶了林香几年下来不见长进,先后也找了好几家医院都治不好这个不孕症。

    老杨后来也灰心,就这么过吧,还那么死封建的,干啥呢?

    今天林香提起这事,老杨不是没想过这事:“谁家的,养就养一个孩子吧。”

    “是个孤儿,他家里只有两个老人,很可怜的,我们就收留他们的孩子。”

    “这样呐,那就带孩子快带过来。”

    当齐儿被带到这个陌生的家庭时,心中想都不敢想有一天也会住进这么好的房子里。

    “你叫什么名字?”老杨看着眼前还比较清秀的男孩。

    “我叫弃儿。”

    “你不能叫那名字,”

    “那叫什么名?”齐儿看着陌生的男人问。

    “我想你就叫杨齐,现在你有家,”

    “我也有家了!”齐儿很是激动的说着。

    “对,我们是你爸妈了,跟着我让你过上好日子。”

    “谢谢爸爸妈妈,那我也有家了,也有爸妈了。”齐儿高兴的拉着老杨和林香的手跳着起来,眼泪却瞬间哗哗流下来。

    “齐儿,你别哭,你不再是你一个人,现在还有我和你爸呢,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了。”

    就在第二年,杨齐的爷爷奶奶相继世,他很是绝望,自己的亲人又离开了他,幼小的心灵哪里承受的了这种打击,对他很是残酷,对于这个社会很是不满。

    杨齐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思绪又袭击着齐儿的大脑:我怎么办?收手吧,自己跟着新爸妈过上好日子了,也读上了高中,马上就要大学毕业,爸爸说过,“我会送你上大学,好好读吧”,未来是美好的,我不能让他们失望了呀。

    但另一个声音却不允许:那时候,那几个人总拿我寻开心,叫他钻裤裆,吃石子来侮辱他,这种奇耻不能这么就算了。

    杨齐每当想到这儿,头脑像要爆炸,像要裂开,啊…

    杨齐又抱着头卷缩在床上痛得来回翻滚,眼泪像潮水般涌出来。

    “杨齐,最近青儿好久没来上课,你有没看见过她?”李明在路上碰到杨齐一个人骑着单车回家就赶上去问他,李明也是从小欺负杨齐的人之一,在今年读高中,没想会碰巧在一个班里读书,青儿是李明的女友,也在另一个班里读书。

    这会儿,杨齐当然知道李明会问上自己的,不如顺个道,见机行事。

    “李明是你呀,青儿我也好久没见到她了,不是和你一起吗?”

    “唉,那天和我吵一架,没想到直到现在都没见到她人影子。”李明非常懊悔不应该惹青儿她生气。

    “别急,会找到她的。”

    杨齐看着李明那沮丧的神情,内心是多么的满足,不如就让他去见青儿好了:“李明,现在还早,我陪你去找找青儿,走吧。”

    “去哪儿找啊。”李明很是无奈没信心的表情,杨齐全看在眼里,你那时候欺负我的盛气凌人都哪儿去了?

    “你不去找,永远也找不到她的。”

    “我也到她家问了,她家也报案了,同学间都不知道她去哪儿了,也不可能被绑架,她家里又没什么钱,人又不漂亮。”

    杨齐这会儿把李明带到这座荒山脚下,却带着死神的命令说着:“李明,我们快点,去这山上找找。”

    李明抬头看了看这山,还真是寂静的吓人,转头问:“杨齐,你意思是我的青儿被人谋杀了?”

    “对啊,也不是不可能啊,所以也顺便上山找找看哦。”

    “要真是这样得话,有可能抛尸在这荒山上,你说是这样的吧?”

    “如果假设成立的话,可能是吧。”杨齐这时候在李明的左后方,已来到半山腰的空旷的地方。

    “我们还是回去吧,马上要黑下来了。”李明这时候心里慌慌的,却也没怀疑到一点什么。

    “这种地方你以前可是最不怕的。”杨齐这时感到,还说那么多废话干嘛?

    “我小时候是不怕,可这荒山野岭的,我好多年没来过,我心里还真是害怕。”

    “我们再上去一点找,再找不到就回去吧。”

    “好,那单车就放这里,我们上去轻松点。”

    “还是推着,等下找不到车了。”杨齐催促着,这车可不能放这儿,要被人发现了就麻烦了。

    再上去一点,右边就是一个深深的野潭,可怜李明不知道自己是送死来了,还自己一步一步走向了这个死亡墓地。

    “李明,我跟你说。”杨齐看准时机叫住李明。

    李明的右边差几步就是深潭,被杨齐叫住也就没去看,就问杨齐:“你说什么,还是快点走吧。”

    杨齐用手指着深潭的方向说:“哪不就是青儿吗,她怎么会在那儿。”杨齐边说边把李明逼挤到潭边。

    “在哪儿?…”李明一边退着转头去看,但话还没说完就被杨齐连人带车被推下了深潭,潭底传来“咣咚”一声还有李明的怒叫:“啊…杨齐,你干什么,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啊…”

    “去死吧,这是你应该得到的报应。”

    潭底的惨叫声很快安静了下来,也许不被吓死也有可能被毒蛇咬死了,杨齐咧着嘴直想笑,一种满足感和一种罪恶感又撞击着他的脑部神经,杨齐又痛得在地上翻滚着,好久。

    回家时已经天色很黑很黑,这次他爸妈都在,见齐儿回来,两个人都跑过来问:“你到底怎么回事啊?老是这么晚回来,你不知道我和你妈很是担心你?”

    “对不起,爸爸妈妈,我以后改早点回来,让你们担心了。”杨齐站在那儿就等着爸妈责骂完了就回房间。

    林香摸着齐儿的头说:“我们都是为了你好,快吃饭,别老是饿着不回家。”

    这期间是全国高考最紧张的关卡,杨齐心里却没太多压抑,而是在寻找一个羞辱他吃剩的面包,还喂他石子的女孩,当杨齐被逼着爬裤裆时,那女孩笑的比任何人都开心。

    “哈哈哈,爬呀,丑八怪。”

    当杨抬起头又被人按在地上,还被人塞进石子:“饿了吧,吃啊。好吃吗?哈…哈…”

    那天是伤杨齐自尊心最严重的一天,还有周围,围着一大群人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制止这个侮辱的行为,人们都是那么的冷漠无情的看着。

    杨齐恨身边所有的人,他要找出这个羞辱他的女孩,老天没亏待杨齐,让他与那个女孩在这次高考的监考场里奇迹碰面。

    “美雅,是你吗?”杨齐主动上前与女孩打着招呼。

    “你是?噢…那丑人…对…是小弃儿是吧。”女孩被当面的一个男孩吓了一跳,等看清了才记起是谁。

    “对,是我丑八怪弃儿,我叫杨齐,见到你真好。”说完伸出手来。

    美雅见杨齐伸出手,出于礼貌握了下手说:“对不起,我还有事要做,我先走了。”说着转身要走。

    “美雅,考完了我去找你好好聊聊天,毕竟我们好久没见面了。”

    “好的,我们有时间再聊好吗?”

    “你有事那就你留个电话吧,这是我的电话。”扬齐一连串的追问着向美雅索要电话。

    美雅接过杨齐递给她的电话号码,也就不好意思不回人家的电话号码,就从包包里拿出了纸和笔,写上自己的电话号码递给杨齐:“这是我的电话,拜拜。”就急忙的走开了。

    “下次见。”杨齐看着远去的美雅,心里冒出一句,“你这女人也该活到头了吧”。就在中国湖城市郊的康岭街道上,有个男孩正骑着一辆摩托车急速的穿梭在黑夜的街道上。

    这个男孩他是个孤儿,他爹就在他刚刚出世的那年遇车祸身亡,他娘也抛弃了他和她的情人私奔去了,是他爷爷奶奶两养育着他长大,也随意取名叫弃儿,因为老人的生活比较贫困,弃儿跟着爷爷奶奶又总是吃不饱也穿不暖,但也勉强被送进了小学读书。

    在学校里同龄的孩子又总是在欺负他取笑着他,“这是熊样还是狗样啊,真难看。”

    “哎,你们看,他真的气到了。”

    “噢,还真是 ,脸都变绿了。”

    “哎哟,好像是饿的那样子,好吓人啊。”这女孩说完将吃剩下的面包扔在弃儿的脚下。

    “吃啊,丑八怪。”这男孩搂着两女孩肩膀看着弃儿嘲笑着。

    弃儿紧纂着拳头,真恨不得将眼前的几个狗男女打成肉馅扔进粪坑里。

    但弃儿已经习惯了忍让和野性的生活,这时候却忍住了这种羞辱。

    在心里上留下将来非找个机会让这群人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掉。

    他那种从小受人欺凌有没人管束的日子直到十二岁被人领养了也就终止了他的自由,心态才有所好转,他很是叛逆也很是记恨身旁所有的人。

    当弃儿又将一个女孩连谎带骗到荒山,又将她勒死扔进深潭,弃儿整个人像发疯了一样双手抱着头痛哭,“我不是这样的人,我怎么会这样?我不是故意的?”一连串问题又在袭击他的脑门,冲击着他的每根神经,四周仿佛还有人在催促他,“你去死吧,你这个脏小孩,丑八怪…”

    但过后,弃儿又站起来揉着血红的双眼,坚强的再次调整内心的伤痛,走下荒山,骑着摩托车又回到养育他的那家人身边,又变回乖巧温顺的小男孩。

    他养母林香见弃儿回来就问:“杨齐,你放学了还跑哪儿去玩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妈,我和朋友有点事,所以才晚了。”

    “快来吃饭,妈刚给热的,下次别再这么晚了,齐儿。”

    “嗯,谢谢妈妈。”杨齐应着就拿开桌上的盖子:“妈,这饭真香。”

    “好孩子,是饿了吧,你慢慢吃啊,别噎着。”林香非常喜欢这孩子,从十二岁年那领过来已经五个年头了。

    那年出了场车祸,杨齐他妈当时就抛下老人和孩子不管去和情人跑了,林香从邻居那儿知道这事后就和老杨商量:“老杨,没给你生个一儿半女的,咱们还是去带养一个男孩子吧?”

    老杨也是个知识分子,为人很随和,年轻时娶了林香几年下来不见长进,先后也找了好几家医院都治不好这个不孕症。

    老杨后来也灰心,就这么过吧,还那么死封建的,干啥呢?

    今天林香提起这事,老杨不是没想过这事:“谁家的,养就养一个孩子吧。”

    “是个孤儿,他家里只有两个老人,很可怜的,我们就收留他们的孩子。”

    “这样呐,那就带孩子快带过来。”

    当齐儿被带到这个陌生的家庭时,心中想都不敢想有一天也会住进这么好的房子里。

    “你叫什么名字?”老杨看着眼前还比较清秀的男孩。

    “我叫弃儿。”

    “你不能叫那名字,”

    “那叫什么名?”齐儿看着陌生的男人问。

    “我想你就叫杨齐,现在你有家,”

    “我也有家了!”齐儿很是激动的说着。

    “对,我们是你爸妈了,跟着我让你过上好日子。”

    “谢谢爸爸妈妈,那我也有家了,也有爸妈了。”齐儿高兴的拉着老杨和林香的手跳着起来,眼泪却瞬间哗哗流下来。

    “齐儿,你别哭,你不再是你一个人,现在还有我和你爸呢,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了。”

    就在第二年,杨齐的爷爷奶奶相继世,他很是绝望,自己的亲人又离开了他,幼小的心灵哪里承受的了这种打击,对他很是残酷,对于这个社会很是不满。

    杨齐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思绪又袭击着齐儿的大脑:我怎么办?收手吧,自己跟着新爸妈过上好日子了,也读上了高中,马上就要大学毕业,爸爸说过,“我会送你上大学,好好读吧”,未来是美好的,我不能让他们失望了呀。

    但另一个声音却不允许:那时候,那几个人总拿我寻开心,叫他钻裤裆,吃石子来侮辱他,这种奇耻不能这么就算了。

    杨齐每当想到这儿,头脑像要爆炸,像要裂开,啊…

    杨齐又抱着头卷缩在床上痛得来回翻滚,眼泪像潮水般涌出来。

    “杨齐,最近青儿好久没来上课,你有没看见过她?”李明在路上碰到杨齐一个人骑着单车回家就赶上去问他,李明也是从小欺负杨齐的人之一,在今年读高中,没想会碰巧在一个班里读书,青儿是李明的女友,也在另一个班里读书。

    这会儿,杨齐当然知道李明会问上自己的,不如顺个道,见机行事。

    “李明是你呀,青儿我也好久没见到她了,不是和你一起吗?”

    “唉,那天和我吵一架,没想到直到现在都没见到她人影子。”李明非常懊悔不应该惹青儿她生气。

    “别急,会找到她的。”

    杨齐看着李明那沮丧的神情,内心是多么的满足,不如就让他去见青儿好了:“李明,现在还早,我陪你去找找青儿,走吧。”

    “去哪儿找啊。”李明很是无奈没信心的表情,杨齐全看在眼里,你那时候欺负我的盛气凌人都哪儿去了?

    “你不去找,永远也找不到她的。”

    “我也到她家问了,她家也报案了,同学间都不知道她去哪儿了,也不可能被绑架,她家里又没什么钱,人又不漂亮。”

    杨齐这会儿把李明带到这座荒山脚下,却带着死神的命令说着:“李明,我们快点,去这山上找找。”

    李明抬头看了看这山,还真是寂静的吓人,转头问:“杨齐,你意思是我的青儿被人谋杀了?”

    “对啊,也不是不可能啊,所以也顺便上山找找看哦。”

    “要真是这样得话,有可能抛尸在这荒山上,你说是这样的吧?”

    “如果假设成立的话,可能是吧。”杨齐这时候在李明的左后方,已来到半山腰的空旷的地方。

    “我们还是回去吧,马上要黑下来了。”李明这时候心里慌慌的,却也没怀疑到一点什么。

    “这种地方你以前可是最不怕的。”杨齐这时感到,还说那么多废话干嘛?

    “我小时候是不怕,可这荒山野岭的,我好多年没来过,我心里还真是害怕。”

    “我们再上去一点找,再找不到就回去吧。”

    “好,那单车就放这里,我们上去轻松点。”

    “还是推着,等下找不到车了。”杨齐催促着,这车可不能放这儿,要被人发现了就麻烦了。

    再上去一点,右边就是一个深深的野潭,可怜李明不知道自己是送死来了,还自己一步一步走向了这个死亡墓地。

    “李明,我跟你说。”杨齐看准时机叫住李明。

    李明的右边差几步就是深潭,被杨齐叫住也就没去看,就问杨齐:“你说什么,还是快点走吧。”

    杨齐用手指着深潭的方向说:“哪不就是青儿吗,她怎么会在那儿。”杨齐边说边把李明逼挤到潭边。

    “在哪儿?…”李明一边退着转头去看,但话还没说完就被杨齐连人带车被推下了深潭,潭底传来“咣咚”一声还有李明的怒叫:“啊…杨齐,你干什么,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啊…”

    “去死吧,这是你应该得到的报应。”

    潭底的惨叫声很快安静了下来,也许不被吓死也有可能被毒蛇咬死了,杨齐咧着嘴直想笑,一种满足感和一种罪恶感又撞击着他的脑部神经,杨齐又痛得在地上翻滚着,好久。

    回家时已经天色很黑很黑,这次他爸妈都在,见齐儿回来,两个人都跑过来问:“你到底怎么回事啊?老是这么晚回来,你不知道我和你妈很是担心你?”

    “对不起,爸爸妈妈,我以后改早点回来,让你们担心了。”杨齐站在那儿就等着爸妈责骂完了就回房间。

    林香摸着齐儿的头说:“我们都是为了你好,快吃饭,别老是饿着不回家。”

    这期间是全国高考最紧张的关卡,杨齐心里却没太多压抑,而是在寻找一个羞辱他吃剩的面包,还喂他石子的女孩,当杨齐被逼着爬裤裆时,那女孩笑的比任何人都开心。

    “哈哈哈,爬呀,丑八怪。”

    当杨抬起头又被人按在地上,还被人塞进石子:“饿了吧,吃啊。好吃吗?哈…哈…”

    那天是伤杨齐自尊心最严重的一天,还有周围,围着一大群人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制止这个侮辱的行为,人们都是那么的冷漠无情的看着。

    杨齐恨身边所有的人,他要找出这个羞辱他的女孩,老天没亏待杨齐,让他与那个女孩在这次高考的监考场里奇迹碰面。

    “美雅,是你吗?”杨齐主动上前与女孩打着招呼。

    “你是?噢…那丑人…对…是小弃儿是吧。”女孩被当面的一个男孩吓了一跳,等看清了才记起是谁。

    “对,是我丑八怪弃儿,我叫杨齐,见到你真好。”说完伸出手来。

    美雅见杨齐伸出手,出于礼貌握了下手说:“对不起,我还有事要做,我先走了。”说着转身要走。

    “美雅,考完了我去找你好好聊聊天,毕竟我们好久没见面了。”

    “好的,我们有时间再聊好吗?”

    “你有事那就你留个电话吧,这是我的电话。”扬齐一连串的追问着向美雅索要电话。

    美雅接过杨齐递给她的电话号码,也就不好意思不回人家的电话号码,就从包包里拿出了纸和笔,写上自己的电话号码递给杨齐:“这是我的电话,拜拜。”就急忙的走开了。

    “下次见。”杨齐看着远去的美雅,心里冒出一句,“你这女人也该活到头了吧”。

    上一篇:精品爱情文章日志阅读:只要爱着,那就是幸福的。 下一篇:古微

    相关阅读

    [收藏本文]

    最新感言

    更多感言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广告评论一律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