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晓林 。作者:程汝明 写文章,要署名,编发文章,要有“责任人”。虽然“文责自负”,但登载了“下下作的东西”,无论期刊还是网站,也是“自毁家门”。弟涉足文艺多年,怎么突然提到“署名”一事? 假酒喝多了,要瞎眼,要成呆子、愣子,要成糊" />
收藏到:
  • 您的位置: 日志首页 > 伤感日记 > 心情日记 > 致晓林 .作者:程汝明

    致晓林 .作者:程汝明

    作者: 吴博士 作者QQ: 时间: 2018-01-12 00:18阅读: 我要投稿

    383978">

    致晓林 。作者:程汝明

    写文章,要署名,编发文章,要有“责任人”。虽然“文责自负”,但登载了“下下作的东西”,无论期刊还是网站,也是“自毁家门”。弟涉足文艺多年,怎么突然提到“署名”一事?

    假酒喝多了,要瞎眼,要成呆子、愣子,要成糊涂蛋。未经检疫的疯狗,疯牛,上了餐桌,人要咬人,人要撞墙,无人承担责任,那怎么能行?记得多年前,弟写过一篇《害人的‘三无产品’》。文学艺术作品,是“精神食粮”,精神食粮,是粮食中的“上品”,岂有不署名之理?谈到“笔名”,我认为,那是土豆与地蛋,地蛋与土豆的事。

    公务员考试,各类拿证晋级的考试,以号代名,防的是“南郭先生”。“以号代名”,对选贤纳良,确有好处,但在现实生活中,借用小品演员范伟的话:防不胜防啊!——你若留心,在一些行业,今天,仍有南郭先生进出,且“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文苑的事,弟也不必过分忧虑;它的兴衰荣枯,顺天顺理,自是物竞天择。——一首“下作的诗”,一篇“下作的文”,如鼠粪入了米饭,一粒,让你摇头叹气,十粒八粒,或大把撒入饭中,那只能倒掉,弃之而去!

    一个正规的文学期刊,一个心怀大志的网站,最恨的是 “老鼠粪”,是“薛蟠的诗”!——因为报刊要活,杂志社要活,网站要长久的“人气”,老鼠们的“撒粪之举”,是断了他们的活路,挖了他们的祖坟!

    此地大雪,我已数日未出门。随信,寄上兄日前画作:《雪心梅语》,想弟会喜欢。

    问茜茜好!

    2018。1。6。夜。于空心巷。顽石斋。

    上一篇:女儿,爸爸思念你 下一篇:阳光下生活,阳光下劳动

    相关阅读

    [收藏本文]

    最新感言

    更多感言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广告评论一律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