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到:
  • 您的位置: 日志首页 > 伤感日记 > 生活日记 > 湖城夜话·惊魂记【2】

    湖城夜话·惊魂记【2】

    作者: 吴博士 作者QQ: 时间: 2018-03-13 22:42阅读: 我要投稿

    几天后的下午,杨齐拔着美雅留下的电话,但美雅却一直没接,杨齐也越来越冒火,你不接是吧,那你还是逃不掉的。

    美雅就在今天却接到刑警调查科的电话:“喂,你是美雅是吧?”

    “我是,有什么事啊,怎么打到我手机上了?”

    “噢是这样,我们调查组到你家没见到你,想问你几个问题,我们就向你的家里要了你的电话。”

    “什么事呀?”

    “我们见面聊,你现在在哪儿?”

    “明天吧,现在我不方便。”

    “那好吧,明天上午我来你家好吗?”

    “好的。”美雅说完关了手机,心想发生么事了?

    这时电话又响了,美雅一看是杨齐打过来的,怎么?都是这时候来烦我,不接,烦死了。

    虽然挂了电话但杨齐还是一个紧的打过来,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啊?

    后美雅也只得接通杨齐的电话:“你烦不烦啊,明天再打不行吗?”

    “美雅,你是不是遇到不开心的事,跟我说说,别闷心里。”

    杨齐这几句话美雅听得舒服,是呀,人家又没得罪你,冲他发什么火:“是这样的,我刚接到刑警调查组的电话,说是有事要问我,我很害怕。”

    “别怕啊,那有什么,又没犯法。有什么好担心的。”杨齐听美雅说她接受调查,感到不祥的预感。

    “是啊,我又没犯法。”美雅感觉遇到知音了,心里也不那么烦了。

    “你现在是在哪儿?”

    “我在…新塘公园附近,你别过来。”

    “你怎么啦,我骑摩托车过来接你,别离开。”杨齐说完就不让她说话把电话挂了,马上骑着他爸的摩托车直飞新塘去了。

    美雅其实躲着爸妈偷偷在新塘一家游戏厅玩游戏,把带的钱输光了,正生气呢,又接了几个电话心情更加烦,同来玩游戏的同学露露不以为然:“美雅,输就输了呗,我借你钱接着玩不就行了。”

    “不用了,我先出去下。”美雅说着就出了游戏庭来到外面,不会他真的来了吧,去公园门口看看,美雅不由自主想去公园,也想找个人倾诉,刚才电话里杨齐是很休贴人的,虽然我以前对他确实很是过愤,那是小时候的事,他应该不会记恨我吧?

    “美雅,见到你真好。”杨齐来到公园,没想到美雅就在这里等他,心中却有个声音在说:好好正常交往过正常的日子吧?不,已经查到美雅头上了,已经一切都无法挽回。

    “杨齐,你找我又有什么事。”美雅一见到齐儿就问这样的话。

    “我们应该也算是老同学,与你聊聊天关心一下你,不可以吗?”

    “哦,你说的也对,不过刑事调查组找我会问什么?你知道吗?”

    “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我肯定他们只是遇到难处问一些你所知道的问题,协助他们一下。”

    “噢,原来这样,可我为什么觉得好害怕?”

    “那是你没遇到这种问题,况且他们是破案,比如杀人等等比较敏感的事情。”

    “可那些关我什么事。”

    “只是问问,不用怕。”

    “那你送我回家吧?”美雅这时很信任杨齐这么远还跑过来陪她,安慰她。

    “好吧,那你上来,带你兜风去再送你回家。”

    “真的,那太好了,散去心中的郁闷。”美雅高兴的就坐上后座,刚才的烦躁的心情全没了。

    杨齐一路飞驰着摩托车穿梭在市郊区的荒芜山,美雅也一路尖叫着,享受着急速狂奔带来的刺激。

    在天色快黑时来到野外的荒山下,忽然摩托车“呷吱”发出刺耳的声音停了下来。

    “美雅,我带你去个地方,然后我们就下山送你回家,”

    “这是什么地方?还要上去呀,我好害怕。”美雅看着四周黑漆漆的山林,感到很是荒凉,不觉浑身打着哆嗦。

    “别怕,有我呢,来吧。”杨齐伸手牵着美雅向山上一步步走去。

    美雅根本就没想到危险已向她步步靠近,现在只有依靠这个男孩,他可以保护她,还有一点,等下还要坐他的摩托车回家呢。

    杨齐这时已经选好与美雅站的方向,美雅的身后就是深潭,只要美雅退后几步就会跌落潭底。

    “美雅,我…”杨齐想把刚才编好的话说出来,忽然自己哑口了,说不出话,双手握住咽喉,紧接着蹲在地上,杨齐知道自己这时候却忽然要自己停下来,别再残害别人了,但又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头脑发热冷汗直流。

    美雅这时候吓到了,赶紧扑过来扶着杨齐:“杨齐,你怎么啦,别吓我。”

    “我…”杨齐儿满眼泪花哗哗流下来,却没继续说下去。

    “你干嘛,怎么又哭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等下,我就送你回家。”杨齐心中的压抑好久才慢慢平和下来。

    “你说,你为什么哭。”美雅抓住杨齐的肩膀追问着。

    “别问了,来吧我送你下山。”

    “你一定要给我说清楚。”美雅说着往后退着。

    “你别退,快停下。”一边说着杨齐赶紧抓住美雅的手,美雅这时就两三步到潭边,听杨齐这么说就打算回头看看身后。

    “你别看,抓住我的手下山回家。”

    “你不说清楚我就不走。”

    在朦朦胧胧夜色中,美雅把刚才上山的恐惧都忘了,还就待在原地不走了。

    杨齐这时头痛也缓和了,因为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别再杀人了收手吧,先前的一个念头必须杀掉他们才平息心中怒气。

    这时候的杨齐竟然紧拽着美雅下山,又抱着她上了摩托车,美雅还一个劲的追问:“你倒是说呀。”

    “你以后会知道的,你说一下你家住哪儿。”

    几天后,杨齐也没告诉爸妈去哪儿了,只留下一张字条:谢谢爸妈养育之恩,如果没有今生,我来世再报,也许十几年我会回来,也讦永远回不来,对不起,杨齐。

    杨齐不知道这一去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如果还能活着出来,就好好做人,报答两位老人,出不来也是自己应得的报应。

    美雅后来也知道杨齐去投案了,这都是调查组问她认不认识青儿、李明、兰梅,美雅才恍惚,原来老同学都已经死了自己还不知道。

    也知道那天晚上杨齐却收手了没让自己死,还救了自己一次,也猜到他为什么在哭。

    几个月后美雅经多方打听到杨齐在哪所监狱,想前去探望一下杨齐。

    可结果出乎意料,杨齐已经在一年前死于狱中,说是自杀身亡了。

    就在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有一个电话差点吓到了美雅,居然是杨齐打来的…

    就在这天夜里十一点多,美雅刚睡下不一会儿,手机响了,美雅心说深更半夜谁还打电话来,美雅拿起手机也没有看就匆忙按了接通键:“谁呀,这么晚还打电话来,干啥?”

    “美雅,我是杨齐,我…”

    “啊…”美雅吓得把电话扔到一边,他不是死了吗?

    “美雅,是我,别怕,我先说明我没死,我是杨齐,”

    “你怎么会还活着,你别来吓我好吗?”美雅又拿起电话听到的是杨齐,内心恐惧到了极点。

    “请相信我,那些文件都是骗人的,你能出来一下吗?”

    美雅听杨齐说文件是假的,那种恐惧减去一半:“明天吧,今天太晚了。”

    上一篇:你在那座城市,还好吗? 下一篇:拈花一笑,禅意人生

    相关阅读

    [收藏本文]

    最新感言

    更多感言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广告评论一律删除处理!